2019海南环岛赛海口赛段路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要聞動態 > 今日長葛

傳承、堅守,石固鎮北西村非物質文化遺產打鐵花

【信息來源:【信息時間:2019-02-20 01:35  閱讀次數: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過完十五才是年”,在我們的中國傳統習俗中,過完元宵節才意味著年真過完了!

賞花燈、吃湯圓、放煙火……人們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寄托來年的美好愿望。

說到放煙火,不少人感嘆沒了煙火,年味都淡了不少。

然而,在石固鎮北寨西街還保留著一個流傳了數百年的“民間焰火”——打鐵梨花!

2月19日晚上,正月十五晚上,這里就進行了精彩絕倫的打鐵花表演,真是非常震撼!

石固鎮打鐵花表演需要兩人同時進行,一人用鐵鉤沾出幾點燒化的鐵水,另外一人用沾過水的木锨背面用力將鐵水拍向天空。啪的一聲,無數燦爛的火花便炸裂開來!

只一瞬間,炸裂的鐵花分散成無數個細小的“流星”放射出璀璨奪目的光線。

散開的鐵花瞬間炸裂,照亮了元宵節的夜空。

盛開的鐵花看起來好像春天怒放的梨花,因此石固鎮打鐵花又叫打梨花。

此前,每年正月十五、十六兩天,石固鎮各條街道都會舉行打鐵花表演。在深沉的夜色里,師傅們揮動著碩大的木锨,將上千度的鐵水在空中揮灑開來。伴隨著一陣陣噼里啪啦的聲音,橘紅色的鐵水在空中四散開來,宛如一顆顆飛逝的流星,又如一瓣瓣盛開的花朵,點亮夜空。

正所謂“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在空中四散飛舞的鐵星畫出了一道道璀璨奪目的光線,好像初春盛放的梨花,因此,石固打鐵花也被稱作打梨花。

如今這一盛況不再,石固鎮只剩北寨西街還在堅持每年元宵節舉行打鐵花表演,中間還曾中斷了20多年。

打鐵花早在清朝中期就已興盛,幾百年來一直是石固鎮最熱鬧的新年慶典之一

石固打鐵花的歷史要追溯到清朝中期。

“石固鎮最初是一個由山西移民組成的小鎮,清朝中期,背靠石梁河的石固成為周圍的商業中心,繁華的商業也催生了一系列民間藝術的興盛。每到過年,石固鎮就會舉辦各式各樣的舞龍舞獅、肘閣盤鼓等民俗表演,但其中最熱鬧、最特別的就數打梨花了。那時候石固的打鐵花特別有名,很多其他鄉鎮的群眾跑十幾里地就為了到石固看打鐵花。”說這話的老人名叫馬普業,他曾擔任石固鎮文化站站長。

據馬普業介紹,曾經石固每條街道都有打鐵花表演隊。“一到元宵節,各條街道都把自己的看家本事拿出來表演打鐵花,周圍是各式各樣的煙火、花燈和舞龍舞獅,那時候的石固鎮過年熱鬧得很!”馬普業回憶說。
如今,整個石固只剩北街西寨還在堅持一年一度打鐵花的傳統。

已經年過半百的朱永剛和許繼國是北寨西街少數幾個仍在打鐵花的村民。“打梨花看著熱鬧,做起來很不容易,需要幾個人通力合作才能表演好,現在也只有北寨西街村仍在堅守,努力傳承”朱永剛說。

最開始打鐵花那幾年,朱永剛和許繼國是在臨時壘起來的土灶上熔煉鐵水。后來二人制作了一個簡單的土法熔爐,加快了熔煉鐵水的效率。

打鐵花所用的鐵水是將生鐵加熱到1600-1700°C融化而成。“這個溫度下的鐵水打起來容易迸出金花,看起來漂亮。”朱永剛解釋說。

這么高的溫度下表演起來極具危險性,表演者要事先穿上幾層厚厚的粗布棉衣,帶上厚實的手套,頭戴草帽進行表演。

與其他地區打鐵花使用的柳木棒不同,石固打鐵花使用的工具是木锨。“木锨面積大,一次沾上的鐵水多,打起來更漂亮。”許繼國解釋說,“但木锨易燃,打鐵花的同時一旁還得準備一缸涼水,每打一次都要把木锨放進水缸里冷卻。”

每到元宵佳節,北寨西街的鄉親們不但走出家門觀看打鐵花表演,也會主動上前打兩下。“打鐵花看著挺難,但只要克服了心理負擔也可好打,街里的鄉親們那時候都會上來打兩下,討個新年的好彩頭。另外,打鐵花表演往往持續1到2個小時,俺幾個上年紀了,實在打不了那么長時間,也得讓這些年輕孩兒來替一下。”朱永剛說。

“20多年沒見過打鐵花了,大家都想把這門傳統藝術重新做起來。傳承比堅守更難”

放眼石固鎮,現在堅持打鐵花的人也只剩下六七個人而已,朱永剛幾個人也是從2000年左右重拾這門古老的民間技藝。

“我們石固過年比較熱鬧,舞龍舞獅、肘閣盤鼓,各式各樣的表演都有,但打鐵花已經有20多年沒有人組織過了。”朱永剛回憶說,“2000年的時候,我們幾個伙計過年在一塊兒喝酒。突然有人提起小時候看過的打鐵花特別漂亮,現在看不了挺可惜,我就琢磨著把打鐵花這門傳統藝術重新做起來。”

有了這個想法后,朱永剛找到了許繼國和另外幾個關系比較好的朋友。朱永剛和許繼國兩家老人都曾在年輕時打過鐵花。在老人手把手的指導下,大家置辦了最初的工具和材料。

2002年元宵節,北街西寨打鐵花正式“重現江湖”。

回想起第一次打鐵花,朱永剛笑了:“第一次弄得不是特別好,第一年準備的燃料和生鐵都不太夠,晚上表演了1個小時出頭就結束了。”但就這短短1個小時的表演,卻在整個石固鎮引起了巨大轟動。

“那真是人山人海,上年紀的聽說又重新打鐵花了,都跑來看;年輕人只在電視上看過,家門口的打鐵花也是頭一回。”許繼國回憶說,“看到這么多鄉親都喜歡我們的表演,大家的勁頭更足了,這以后每年都堅持表演,材料在過年前就準備好了。”

“我們幾個堅持打鐵花十幾年即是懷念兒時熱鬧的過年氣氛,更想為石固留住這個傳承了幾百年的傳統。”從2002年起,17年間,北寨西街的打鐵花表演年年不斷,即便刮風下雨,鄉親們也會在正月十五、十六晚上準時出門觀看朱志剛和他朋友們的表演。

這17年里,朱永剛也在不斷改進打鐵花的工序流程,力爭把更好的打鐵花效果展現給鄉親們。

“第一年我們就是在村口臨時搭了個臺子,直接在上邊燒鐵水,但效果不是特別好。后來幾個人合伙做了個移動的土法煉鐵爐,這以后燒出來的鐵水更好,打出來的鐵花也更漂亮。”朱永剛回憶說。

許繼國趕在年前定制了大小不一的5個新坩堝,今年他就是用這幾個坩堝輪換溶制鐵水。

近年來,隨著環保壓力越來越大,石固曾經名噪一時的小翻砂廠紛紛關門,原本遍地都是的材料尋找起來也越來越困難。

“今年的生鐵是永剛費了好大勁兒在外地買來的,燃料是我們倆一起跑到外地拉回來的。兩晚上打鐵花下來得用600多斤燃料,400多斤鐵,這些往年很好找的材料這兩年越來越難找了。”許繼國嘆道。

既然如此艱難,為什么還要堅持年年打鐵花?

在他們看來,這即是緬懷兒時熱鬧的過年氣氛,更想為石固留住這個傳承了幾百年的傳統。

“我小時候每道街都有打鐵花,后來打鐵花慢慢沒人打了。每每想起小時候過年的感覺,就感覺很失落。現在我們堅持打鐵花,鄉親們喜歡看,每年都有外地的人專門開車過來看我們打鐵花。元宵節時候街上又是一片人山人海的景象,似乎又找到了兒時那種熱鬧的過年氣氛,每年春節也多了一個盼頭。”許繼國動容地說。
“我們石固鎮有著幾百年的歷史,曾經因為商業繁榮被稱作‘小上海’。這幾百年來,打鐵花都是石固人過年必不可少的一個節目,這個傳承了幾百年的傳統不能說斷就斷,只要我還能揚起木锨,就會把打鐵花一直堅持下去!”朱永剛說。

他們肩負中民族文化的振興,依然在堅守。

2019海南环岛赛海口赛段路线图 江苏时时开奖走势图 吉林省福彩3d开奖结果 一分时时彩开奖网站 江苏11选五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快乐赛车pk拾计划 北京时时技巧视频 体彩6十1走势图坐标 大发3d怎么玩 江苏近200期11选5走势图 彩票开奖006前后关系